期货配资平台期货配资公司操盘所;国内糖市最

2019-01-11 作者:admin   |   浏览(104)

  近日郑糖1901和1905合约再度跌破5000元关口,1月、5月和9月合约的各排列都无法覆盖持仓成本,更何谈企业的生产成本,在当前全行业亏损的大格局下,未来是亏的更多,还是在价值低位抄底买入?

  操盘所是中国最大的期货公司,提供1-10倍杠杆,1-12个月自由选择,1000元起配,利息0.1分,3分钟快速开户。

  目前白糖三年熊市周期在时间上和空间上还在延续,2018/19榨季是国内食糖市场熊市周期的第二年,也将是食糖增产的第三年,2018/19榨季预计全国食糖产量1080万吨,增产48万吨,熊市周期伴随增产,价格下行压力增大。当前的价格和市场状况并不具备抛储条件,但超过600万吨的国储过期陈糖也是客观存在,面对这样一个基本面明确供过于求且有着高库存的品种,投机资金是会“保持距离”的,抄底会随时面临大量套保资金的抛压,而市场对此也基本达成共识,中间商和贸易商维持低库存和负库存运转,因在恶性循环下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无不处境艰难,全行业信心基本已丧失,没有人、没有资金、更没有信心来推动价格提升到价值之上,而另一方面面对已经远低于生产成本的糖价,继续追空本就底气不足,这也是近期糖价不断弱势纠结盘整的原因,但基本面没有实质性变化,国内糖市最坏的情况还远未到来,因此最困难的时刻还需耐心等待。

  近几年随着我国各项限制进口政策和措施的出台,内外盘糖价的联动性已经大大降低,但本轮熊市二者走势出奇的步调一致,而且从基本面来看,国际食糖市场的供需压力比国内矛盾还明显,所以对国内情绪和指引基本都是压力大于支撑。国际糖市对国内市场的影响主要来自进口和走 私的多寡,关税提高至90%以上后巴西出口到我国的食糖已经从巴西最大的出口地缩减到十位数,当前巴西对我国出口政策正在提请WTO公诉,无论结论如何,明年关税降低之后的出口都有放开的迹象,而且巴西对我国的各项调研和游说也可见其出口需求较高,这是未来市场相对长期的压力源之一。

  外部直接糖源更多是来自泰国、印度这两个亚洲国家,而从迫切性方面看,印度明显更加着急,其出口和商务部的领导多次到我国进行游说,企图以各种方式增加出口,其积极性和出口需求迫切性明显高于其他任何国家,虽然目前取得的实际成效不大,但这都是不稳定的压力源头。泰国的出口积极性或者游说力度明显低于印度,但不代表出口压力不高,目前泰国方面的出口竞争力相对较强,显示出口数据已经同比提升,其中也包括间接和非法出口至我国的走 私糖,相对于印度的高糖价泰国出口的进展相对顺利,对我国糖价的压力也是更加直接的。从基本面方面看,主要主产国巴西虽然减产,但已经收榨尾声,支撑减弱,开榨前半段的泰国和印度因为增产和出口的压力同比增加,都提前开榨,截止目前的两个国家的产量和出口都同比提升,提前将更多的压力释放到国际市场,可谓内忧外患。

  对于国际食糖市场来讲,下榨季的糖价由熊转牛要期待食糖产量的减少,而对国际贸易贡献最大的国家当属巴西,尤其巴西本榨季减产800余万吨,已经成为美糖从底部提升至12-13美分的直接动力,但减产不是因为甘蔗产量降低,更不是因为糖分的降低,相反今年巴西天气较为配合,糖分持续处于历史相对较高水平,最终甘蔗产量也较高,食糖产量的降低是因为人为将更多的甘蔗用来生产乙醇,在政策和原油价格的配合下巴西乙醇的产量和政策措施不断刷新历史,巴西的乙醇多用来国内消费,在当前乙醇市场的库存压力已经有所体现,在原油价格下降的背景下乙醇竞争力也将降低,下榨季如何还能维持如此高速的乙醇生产,一旦乙醇需求和利润空间出现问题,一两天的时间糖厂就可以将乙醇转向食糖生产,市场期待减产对糖价的支持太虚弱。泰国和欧洲等国虽然因为糖价的竞争力降低,改种或减产的预提提升,但数量级别远低于巴西和印度,印度虽然糖价和政府的财政压力空前巨大,但这个选票国家需要农民的选票,也需要维持足够的促进蔗农利益的补贴获得选票,有政策护航,印度下榨季产量降低未见迹象,还不如不良天气对产量的影响大。

  而我国市场的食糖产量降低较难发生,一方面是甘蔗糖涉及4000万蔗农的利益,短期从甘蔗种植在双高基地发展和各地政府目标面积方面看,下榨季甘蔗产量和面积大幅降低的可能性不大,甘蔗收购价降低对广西的面积会有一定影响。另外国内食糖产量出现了一个很好的补充,那就是成本更低的甜菜糖,这个耕、种、收都全面靠机械化开展的行业正在大踏步的前进着,今年因为价格下降较多,企业减缓了投资和生产的步伐,产量也增加不明显,但产能完全有能力超过百万吨,超过云南成为我国第二大食糖主产区,这是在短期就有机会见到的事情,只要糖价有空间,甜菜糖可以随时弥补甘蔗糖的空间,由此可见,下榨季减产还为时尚早,期待主产国的减产来支撑糖价反弹还不如期待天灾人祸。

  据了解,国际糖市今年在WTO诉讼的案件明显增多,巴西、泰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我国轮番上场,或原告,或被告,也有私下友好协商积极交流的,国家层面的调研、交流和互访也开始增多,一切都是在压力的迫使下不断找寻缓解的办法,这也是各国内忧外患无奈下的举措。我国只是关闭了外部进口的数量和途径,就已经不断被积极的和强硬的各种方式扰乱着,外部影响的数量还有限,主要是国内的政策也是压力空前,当前传闻有640-680万吨国储糖,收储价格最低一次也高于6100元/吨,经过多年的存放早已过期,资金压力和库容压力空前,在供给侧改革的大方向下,去库存已经成为必然需求,虽然解决的需求有些迫切,但一两个榨季内无法化解此压力,尤其在当前的价格下,完全没有抛储的空间,无法出库也无法释放出足够的资金来支撑其他策略的实施。另一方面,甘蔗直补政策已经势在必行,无论是外部WTO的诉讼压力还是内部的收购政策的弊端都显示直补实施更加紧迫,不同于国储解决的艰难,直补政策相对将更加有效率,一旦实施对市场的打压也是更加直接和明显的,80元的补贴就会令糖价下跌400-500元,如果直补不能覆盖所有产区,那竞争优势分化将会更加明显,国内食糖产业的布局或将面临再一次改革,所以当前可见的政策,无论哪一方面都是偏空的。

  本榨季国内食糖市场基本面方面已经看不到更多的希望了,更多的是压力大于支撑,国际糖价和供需结构也更加无力,而下榨季的产量变化还存在太多的变数,能否支撑糖价回暖还不确定,可以确定的是当前的糖价所面临的情况将会越发的严峻,从供需方面、进口和走 私、政策面以及外部糖价都没有看到更多的希望,相反压力却是越发的悲观,对于希望越发渺茫的糖价拿什么来拯救?似乎只剩下天灾人祸了。世界气象组织称,今年12月到明年2月发生厄尔尼诺现象的可能性为75%至80%,这似乎是糖市人可以期待的希望了。综上,对于继续追空还是抄底买入的投资者来说还是要更加理性的追随基本面吧,长期来看,在本榨季还没见到明显的支撑因素下,糖价也很难反弹到5200-5300,而下方却有500点的空间可以想象,而中短期内,当前正处于传统消费旺季,上榨季结余陈糖不多,目前销售尚可,现货升水期货,期货交割亏损,更多是解决现货销售压力,仓单压力也不大,现货支撑近月合约的价格,远月后市悲观,资金和市场信心都不足,压力大于支撑,随着供应高峰临近,市场压力将继续增加。当然如果天气配合,比如产区的雨雪天气继续,厄尔尼诺也来配合,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毕竟压抑多时的市场太需要题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