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平顶山一示范区成立后掀种树风 背后大有门

2018-12-07 作者:admin   |   浏览(193)

  原标题:官商勾连、黑恶势力参与:一条“绿霸”控制的农田种树“骗补”产业链

  “这种的是哪家子树?密密麻麻,猫狗都难拱进来!”在当地群众指引下,半月谈记者来到河南省平顶山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凯旋路附近,看到一条五六公里长的“苗圃带”沿路展开,密集度最高的地块达每平方米7株。

  “租农田种树的都是有关系有钱的,目的是骗取征地补偿款。”2013年底平顶山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成立后,旋即刮起农田种树风。据知情干部介绍,目前直管区41445亩耕地,苗圃约9000亩。

  半月谈记者详细测算了掌握的32个获补偿苗圃项目补偿金额,发现平均每亩苗圃补偿约9万元,以近9000亩的存量来说,示范区建设仅此一项需支付8亿元。

  5年来,因征地已对苗圃补偿3亿多元,其中对征地实施前2年内突击栽植的苗圃补偿面积2800多亩,金额达2.56亿多元。一些干部群众反映,这里已形成官商勾连、黑恶势力参与的农田种树“骗补”产业链。

  在规划的高铁变电站建设用地上,3年前突然冒出一个30亩的绿化苗圃,种植了银杏、红叶石楠等高价值树种,也有栾树等速生苗木,17亩变电站用地被精准地“卡”在苗圃里。

  据了解,这片地属基本农田,按国家规定禁止种树。业主种树时,执法人员两次制止,后因上级领导打招呼而作罢。目前,业主补偿要价300万元。由于工期迫近,管委会只能先强铲了部分树苗,腾出一块施工用地。半月谈记者侧着身子才能进入尚存的一块“栾树苗圃”,5亩多地竟植了近万株。

  为配合高铁建设,电力部门于2017年将一座输电塔迁至滍阳镇惠洼村,在移塔前不久,有人竟在输电塔新址上抢栽了500多棵大叶女贞。在高铁站台附近,已落网的当地黑恶势力头目魏冠军竟抢栽了近百棵香樟等名贵树种,每棵市场售价上万元。

  半月谈记者调阅了2010年和2018的的谷歌地球照片,对比看到,地表由褐黄突变为浓绿,示范区呈现“绿树围城”景观。知情干部告诉记者,近三四年来,租地种树已由过去的遍地撒网发展到精准栽植阶段,明显是“内鬼”提前透露建设、征地详细信息。

  滍阳镇幸福村紧临凯旋路,有密不透风的苗圃100多亩。在村口的一个电线杆上,半月谈记者看到了提供“拆迁银杏”的小广告,就谎称“骗补者”打通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自称姓吴的江苏南通绿化苗木商。

  对方电话里称:“种苗木肯定是赔钱的,但苗圃拆迁肯定能赚。关键在你跟政府的关系,关系好,可以多拿补偿。”

  幸福村一村干部租地70亩建了一个苗圃,投资300多万元。“我是和平顶山市里的人合股经营,还有一个退休干部也参与了。”他说。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近几年,示范区苗木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据不完全统计,仅2013年以来,领取过补偿的公司(个人)就达27家。

  2017年6月的一天,平顶山城乡一体化示范区管委会突然冲进来20多名北滍村农民,他们大声谩骂威胁,讨要所谓“苗圃拆迁补偿款”,还威胁一些干部“不要把公家的事变成私人的仇”。事后查明,此次围攻的组织者、带头者就是当地黑恶势力团伙头目,北滍村原村干部魏冠军。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魏冠军实际控制了至少3家绿化苗木公司,仅2014年一年,就拆迁苗圃3处799亩,获得补偿款6003万多元。

  北滍村一些群众说,目前,魏冠军在北滍村拥有苗圃500多亩,在规划中的公路、高铁沿线,还大量租用库庄、惠洼等村农田种树。

  一些干部群众反映,魏冠军曾因盗窃罪被判刑,近年来,看到“栽树骗补”有暴利可图,就巧取豪夺群众农田,转行经营苗圃,被群众称为“绿霸”。村民杨某有承包地2亩多,不愿租给魏冠军种树。魏冠军指使人在麦收后去杨某地里放火,并嫁祸杨某,声称烧坏了四周的树苗,逼他赔钱,杨某只好把地租给魏冠军。

  一位村民说:“我家有3亩多地,2011年租给平顶山石龙区一个老板栽树,2015年租金突然停了,一打听,说是地被魏冠军夺走了,到现在3年了,一分钱租金都没拿到。”一些群众反映,在村里租地种树的外地老板,迫于压力,纷纷把经营权转让给魏冠军。

  苗木补偿之后,权属应归当地政府,但管委会有关部门又将部分苗木委托给魏冠军下属公司管护,从而上演了苗木“转圈骗补”的闹剧。

  近年来,北滍村一些群众长期跟踪调查“转圈树”的流向:魏冠军原来在龙翔大道北侧栽大树30多棵,道路拓宽补偿后,又将树移到路南。半月谈记者来到高铁站北侧一个土岗,见还有十多棵死树被弃置在岗上。村民们说:“以前这里种70多棵大树,后来大部分移走了。”在村民带领下,半月谈记者下岗跨过公路,但见有十多棵香樟密集排列,村民指认说:“这就是部分移过来的树。”

  为了遏制农田种树风,2017年,平顶山市政府出台文件, 明确限定了补偿标准,并规定:“对于自发布征收土地告知书之日起,抢栽、抢种,一律不予补偿。”文件出台后,基本遏制了“种树骗补”增量,但如何化解存量,依然是个巨大难题。

  为何没有及时制止农田种树风?平顶山市国土资源局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分局干部表示,我们对已供土地用途的改变负有监管责任,但法律没有禁止在耕地上种树,我们也管不了。平顶山城乡一体化示范区农业综合管理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说,农民自己流转土地,自己种树搞苗圃,是个人行为,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的。对于密集式种树,骗取补贴,农业部门不知情。

  一些干部反思说,农田种树,本身是个政策执行不严的“小裂缝”,但最终演化成“大风口”,酿成“绿祸”,相关部门管控不力只是表象,而权钱交易、利益勾连才是根本原因。

  一些党政干部和“骗补者”勾联虽然隐秘,但最终还是露出一些蛛丝马迹。在北滍村,半月谈记者看到了魏冠军建的两处“乡村庄园会所”,当地群众反映,这是给领导聚会和休闲用的。目前,魏冠军团伙已有8人被捕,据初步了解,这一团伙先后控制了3个村的村级组织,疯狂种树骗补,还介入绿化工程。

  在调查中,记者还发现了“未征地先补偿”的咄咄怪事。2015年4月9日,平顶山市绿家园苗木公司与滍阳镇何庄村第七、第八村民组村民签订了土地租赁协议,把两组中83户村民的120亩耕地租赁种树。2015年11月,该土地被示范区土地储备中心收储,补偿400万元,但所征土地一直没安排项目。

  北滍一些群众痛心地说,农田种树骗补歪风也带坏了民风。村里原有耕地1700多亩,都是能打千斤粮的好田,现在,群众也跟着大量种树,麦田不到20%。